お知らせ

特集No1: 鳳凰鳴矣,於彼高崗。梧桐生矣,於彼朝陽——藍瑛《梧桐老秋圖》賞析

  此作品創作於甲子(1654年),不是藍瑛最常見的側鋒皴擦山水,而是另一種疏秀風格的花鳥圖,清簡秀潤。藍瑛畫風有多種面貌,有些含蓄雋雅,有些青綠重色,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其作品愈老而愈工,也愈有個人風範。尤其此作品曾被京都國立博物館寄藏,更能證明其不菲的藝術價值。

  藍瑛仰慕文人畫,追求文人畫風,受董其昌影響很深,一生致力於提高職業畫家的地位。這位職業畫家無詩文和著作留存,因此在畫史上很少有關於他的記載,研究其人只能依靠他流傳於世的作品。

  雖然藍瑛在大部分作品中都寫是臨仿前人筆墨,這幅也不例外,題以趙孟頫筆法繪之,但其實他只有在中期(50歲左右)以前才究心尤力務求形似。在虛心吸取各家筆墨技法作為基礎後,晚年的藍瑛已經能自如地運用各家優點,擺脫模仿痕跡,形成“絕似仲圭(吳鎮),復似啓南(沈周)”的個人特色。藍瑛的花鳥對其弟子陳洪綬等人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

  全作以沒骨畫法寫就,水墨渲染,略施色彩,典雅清新。描繪小景一角,石塊、枝幹都呈現往左下傾斜的動勢,樹枝上一隻穩穩停著的小鳥成為整幅畫的畫眼,牢牢吸引住了觀者的眼球。重墨部分主要在竹葉、蒲草以及石頭的塊面轉折處,有了這些穩定畫面,畫家能更加自如的將色彩部分點於梧桐葉和果中,梧桐有青桐、碧梧、青玉、庭梧之稱,是歷代畫家及詩人的靈感來源,《詩經》中有梧桐引鳳凰的傳說,更是被尊為吉祥之樹。

  鳳凰非梧桐不棲,非竹實不食。在樹枝上停著的那只小鳥,想必也有宏大的理想,努力等待浴火成鳳的那一天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