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知

特集No2: 仁者長壽,君子讓人——齊白石篆書四言聯賞折

  此聯句出自《祀三公山碑》集聯,齊白石曾寫過若干幅類似的對聯,89歲時書“仁者長壽,君子讓人”贈與吳作人,91歲時書“丈夫能吐氣,君子能讓人”在各大拍賣場均有不俗的表現,此對聯尺幅頗大,尤為難得。可以說,仁者長壽,君子讓人正是齊白石的座右銘,也是他奉行一生的守則。

  齊白石約34歲開始學篆書,最初目的是為了研究篆刻。他的篆書匠心獨造,劍走偏鋒,《祀三公山碑》、《天發神讖碑》、《開通褒斜道刻石》、《曹子建碑》等非典型的“奇古”作品是他的靈感寶庫。同時,取法秦權、漢印、漢碑額,最終生髮出屬於自己的富於隸書味道的篆體,這種淩厲、險絕的篆書美感表現,開闢出一種奇崛生辣、開合吞吐的審美新世界。

  齊白石早年學習雕花木工,又擅篆刻,腕力指力超于常人。李可染曾評價“筆墨……講得最好的是黃賓虹,實踐最好的是齊白石……齊白石的字寫得很好,力能扛鼎。”齊白石晚年的篆書可分為兩大類,一類從《祀三公山碑》化出,古拙厚實,字體介於篆隸之間,用筆化圓為方;另一類從《天發神讖碑》伸發,字形廋長,行筆剛健銳利。

  齊白石的此件作品便是屬於第一類,轉折處多用頓筆及硬筆,有很強的勢道,注重起筆和收尾的位置、輕重,如“子、壽、人”等的最後一筆,從潤到澀變化非常明顯,這種在墨快用盡時於筆間產生的飛白漏痕,使作品在渾厚凝重間更體現出一種灑脫飄逸的效果,極具擴張力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“子”字,口的上方那筆,並不是普通的從左至右一筆寫就,而是由幾個往下的頓筆組成,實為耐人尋味,枯筆的黑中留白就像是人的頭髮,這種破筆不禁讓我們聯想到著名的羅丹砍“手”,羅丹曾精心創作了一尊巴爾扎克雕像,惟妙惟肖,人們紛紛贊道:“這手像極了!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一雙奇妙而完美的手!”羅丹聽後猛然拿起斧子,將手砍掉了。同樣的還有米洛斯的維納斯,無數雕刻家競相復原雙臂,但皆以失敗而告終。月滿還虧,水滿則溢,齊白石正是深知這一點,而在短短八個字中留出一個引人猜想的亮點。

  齊白石的藝術飽滿酣暢、意氣縱橫,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和表現力。其篆書更是筆如刀、墨如漆,硬朗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。齊白石的藝術風格隨著年齡增長更趨於獨立化與個性化,而九十歲的高齡早已超越從心所欲,不逾矩的狀態,他自稱是“老萍自用我家法”,反映出了這位平民藝術家積極的人生態度、藝術態度。